【64818】普本·民国·恐怖《古楼》高音质·声配一班/kakuMi俱乐部【高音质】

作者: kakuMi
排行: 戏鲸榜NO.20+

BGM点击查看所有BGM

【禁止转载】 普本 / 近代 字数: 20823
126
233

基本信息

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
角色 4男2女
作品简介

因,不过是由一个朝代跨越到另一个朝代,不过是新人取代了旧人,一切不过都是云烟,片刻之后,皆烟消云散。而余他,却是生与死,爱与恨的转折。是将全部的爱都化为灰烬,焚尽自身。

更新时间

首发时间 2020-11-09 13:11:16
更新时间 2020-11-21 00:13:19
点击可重置字体
复制
剧本正文

剧本角色

陆晨

男,0岁

26岁,工头,兼:陆问奕(书生)、随从(几句台词)

姜明

男,0岁

27岁,富二代。兼:姜赫(军阀公子哥)、工人(几句台词)。

二狗子

男,0岁

24岁,虎里虎气,兼:姜齐麟(军阀大帅),检察官(几句台词)。

山炮

男,0岁

铁憨憨,兼:余国生(余家药铺老版)、申志(大帅助手)、张三(一句台词)

余娘

女,0岁

25岁,余家药店闺女。兼:吴婶、

陈燕

女,0岁

25岁,和陆文奕青梅竹马。兼:余可欣、主播



编剧:kakuMi

策划:晴安

美工:kakuMi

后期:kakuMi


人物介绍:

陆晨: 男,26岁,工头,兼:陆问奕(书生)、随从(几句台词)。

姜明: 男,27岁,富二代。兼:姜赫(军阀公子哥)、工人(几句台词)。

二狗子: 男,24岁,虎里虎气,兼:姜齐麟(军阀大帅),检察官(几句台词)。

山炮: 男,26岁,铁憨憨,兼:余国生(余家药铺老版)、申志(大帅助手)、张三(一句台词)

余娘: 女,25岁,余家药店闺女。兼:吴婶、

陈燕:女,25岁,和陆文奕青梅竹马。兼:余可欣、主播



感谢音效参与:

妖奈奈(合耳盟)、韩吉拉、大王、喵哥、离瑶

言言、大眠眠、布可以、小巷里、风神、喵哒、酒客、kakuMi。


第一章


PS:

某些场景需要CV自行理解互动,

卡不上音效只有拉B(都标了时间),手动音效也就5个


音效:欢迎收听由声配一班广播剧团出品“古楼”,编剧:kakuMi——言言

音效:因,不过是由一个朝代跨越到另一个朝代,不过是新人取代了旧人,一切不过都是云烟,片刻之后,皆烟消云散。而余他,却是生与死,爱与恨的转折。是将全部的爱都化为灰烬,焚尽自身。——大王

音效:水破天心,阴破天心,火烧天心,独占鳌头,星宫不围,孤雁失群,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,善恶因果终有报,一切恶果却归净!!!以觉凶楼,仙人归位,冤魂退散!!!——大王

音效:心染尘,眼蒙纱,世间善恶不清明,余亦并非情愿,奈何苦相逼,既今生结此姻缘,来世莫忘再叙访,如若犯余,必降黄泉!!!——离瑶


【02:13】转场——民国35年

【02:20】走路声同入

姜赫: (抽烟)余老板!(往地上吐口水)

余国生: 诶呀!是姜少爷!您什么时候来的?(胆怯)您应该通知一下,让老夫好迎接呀!这搞得……

姜赫: (打断)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!

余国生: 哦是是是!那少爷是要抓什么药吗?您说,我给你抓。

姜赫: 呵呵,他妈的,你看我像有病的样子吗?!我来干嘛你不清楚啊?

余国生: 啊?少爷真是为难我了,老朽确实不知道啊!

【03:00】音效:老不死的,你别在这装糊涂,你是想被就地正法吗?!——喵哥

余国生: 哎哟,我是真的不知道少爷是什么情况啊,还请姜少爷明说。

姜赫: 我擦,这前几天总看到你药铺里有个姑娘,她人呢?

余国生: 姑娘?哦!原来您说的是小女,她呀,平时这个时候,都去市里采药了,这会儿啊,她不在家里。

姜赫: (认真看了他3秒)呵,是么?!

余国生:是的。

【03:39】音效:少爷,我刚才看到有一个漂亮姑娘过去了。——喵哥

姜赫: 行吧,余老板,我改天再过来啊!呵呵呵!

余国生: 姜公子且留步,(递出)呐,这个是给您的,您慢走。

姜赫: (接过)呵,哎呀我擦!行啊余老板,到底是个生意人,咱们走!

【04:02】走路声

【04:17】转场+夜晚

【04:21】走路声同入

余娘: 爹,我回来了,今天去拿药的时候,那个张叔说,上次的货钱,下次记得结。

余国生: 唉!知道了。

余娘: 怎么了爹?为何哀声叹气啊?

余国生: 没事啊女儿。

余娘: 哦,对了爹,就是上次我报考的科研项目,您还记得吧?

余国生: 你是说读书会的科研学吗?记得。

余娘: 我跟你说啊爹,我已经被录取了!现在市里在二次审批,只要通过,我就可以出国学研了。

余国生: 哦?真的吗?这样一来,你娘九泉之下,也能安心了,哈哈,女儿长大了,知道为国家效一份力了。唉,只可惜你娘走的早,当爹又没照顾好你,没让你过上富家小姐的日子,为父愧疚啊!

余娘: 你说什么呢爹,咱们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况且,女儿也没觉得贫寒啊,我现在已经长大了,已经可以自食其力了。

余国生: 是啊,我女儿啊,已经是个大闺女了,可这女大当嫁,你也应该明白,你出国学研,也可以多留意留意你那些同学,这些都是才识渊博的人,找个时候,把亲事了结了。

余娘: 哎哟爹,好好的说这个干嘛,我现在还不想嫁人呢,我呢,就想一直陪着爹。您也知道,我出国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爹你了。

余国生: 哈哈哈!你就会逗爹开心,你爹我都年过六旬了,还能在这以世上走多少年都不知道呢。

余娘: 所以啊,我就应该多陪陪爹啊。

余国生: 唉,爹现在呢,只有一个心愿,就是希望你想你能早点出国,早点为国家做出贡献!

余娘: 你这是不是在赶我走啊?你是发生什么事了吧?

余国生: 没有,没有的事情。

余娘: 你别骗我了,你跟娘一样,娘是这样,你也是这样,到底出什么事了?

余国生: (沉默3秒)唉呀!你也知道,这姜赫,仗着他有权有势的爹,在咱们镇子里无恶不作,他爹是大帅,统领几十万军的军阀,这可是大军阀啊,又是不讲理的人,这谁惹得起啊!在镇子里,他儿子,已经不知道祸害多少良家妇女了,爹这是担心你!所以呢,爹一是希望你赶快走,二是找个好人家嫁了!

余娘: 难道,难道这天地下就没有王法了吗?!就这么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吗!

余国生: 不管是势力财力,我们这些老百姓在他们眼里,如同蝼蚁一般,姜赫这混账东西,肯定在打你的注意!可是,可是咱惹不起啊!

余娘: 我不相信,如今咱老百姓连最基本的发言权都没有了吗?他再不讲理,也不能仗着胡作非为吧?!我这就去他家,找他理论理论!

余国生: 你胡闹!!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!!

余娘: 可是咱们也不能一直被他们家欺压吧!我就不信这天下没人管得住他们!!

余国生: 女儿啊,听爹的,早点离开这里,算爹求你一次。

余娘: 爹,你别这样。

余国生: 答应爹……

余娘: 唉……

 


第二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6】走路声同入

姜赫: 人呢?!你不说往这边走了吗!

申志: 回少爷,部下确实看见她往这边走的。

姜赫: 那你回答一下,人在哪儿呢?

申志: 额……这……

姜赫: 妈的,要不是看你是我爸最忠诚的狗,我早他妈涮了你了。诶!这什么花?谁种的?

申志: 少爷很少来镇外,肯定是有所不知了,这是彼岸花,是去年11月份,市里那边派人过来种植的。

姜赫: 哦,他妈的这帮人还真有闲心。

申志: 额,这是大帅安排的。

姜赫: 怎么!那我他妈不能说了是吧?!擦!

【01:00】走路声同入

申志: 少爷,要不我派人去趟药铺看看?

姜赫: 看什么看啊?想藏他也藏不住,等着吧。

申志: 是……

【01:15】坐下音

姜赫: 累死老子了。

申志: 少爷,这天看起来要下雨了,不如去那边亭下歇息吧。

姜赫: 麻烦,走!

【01:30】走路声完入

姜赫: 诶?姑娘,你干嘛呢?

陈燕: (胆怯)对不起,我这就走。

姜赫: (拦住)诶!别走啊,天都要下雨了。

陈燕: 对不起姜少爷。

姜赫: 我擦!你特么认识我啊?你也是“樊镇”的人?

陈燕: 是。

姜赫: 过来过来,让我瞅瞅,长得确实不错,可是我特么我怎么没见过你啊?这个镇子有你这个相貌的姑娘,哪个我不认识啊?!

随从: 少爷,她应该是,“第三街桂花糕店”老板的闺女。

姜赫: 我特么让你说话了吗?!

随从: 是,小的再也不敢了。

姜赫: 恩~还挺乖的。

【02:23】坐下音

姜赫: 姑娘,令尊的生意如何啊?要不要我带弟兄们,娶照顾照顾他生意?

陈燕: 生意挺好,谢谢姜少爷好意。

姜赫: 那就是说不用咯?你们看这娘们,说话胆里胆气的,好像我要吃了他一样。

【02:47】一群笑声同入

陈燕: (胆怯)姜少爷,要是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

姜赫: (拉住手)诶~~着什么急啊?

【02:59】衣服摩擦音

陈燕: (被搂住,吓)啊!

姜赫: (凑耳)你是不是很怕我啊?我有什么好怕的?

陈燕: 少爷,请不要这样……

姜赫:哪样?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啊?

【03:16】打雷音

姜赫: 刘叔,你们到镇楼下等我,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出来!

申志: 是!

陈燕: 少爷,我求你了!不要这样!我跟您跪下了!!

姜赫: 好好好,我不这样,不这样……!

【03:38】衣服撕裂

陈燕: 啊!你!畜生!

姜赫: 你跟余娘比是差那么一点,可是你们这种货色的,给别人,那不是可惜了吗!

陈燕: 畜生……

【04:03】转场

【04:08】走路声完入

陆文奕:余娘!你什么时候来的!

余娘: 我前几天看报纸,说昨天是你们留学士回来的时间,我就算着今天应该能到。

陆文奕:你真有心了,走吧!咱们进去吧。

余娘: 嗯!

【04:38】转场

【04:41】走路声完入

姜赫: 妈的,这娘们弄得我真刺挠。

申志: 少爷,老爷叫你过去。

姜赫: 知道了。

申志: 少爷,那件事……

姜赫: 哪件事啊?亭子的事儿?

申志: 是。

姜赫: 呵呵哈哈哈!来我告诉你!(凑耳)关你特么屁事啊?!

申志: 呃是。

【05:15】走路声完入

姜齐麟: 哈!来了,给我沏杯茶。

姜赫: 好。

【05:25】倒茶音同入

姜赫: 爸,听说你找我?什么事啊?

姜齐麟: 哈,妈了个巴子的!吴老二家的儿子,是被你给弄死了吧?!

姜赫: 不就打翻他家个花瓶儿嘛,他跑过来骂我,这一吵起来,一失手,就,就死了!我又不是故意的!这就是个意外!

姜齐麟: 你能不一天到晚给老子惹事啊!妈的还听戏,你知道你多大了不?

姜赫: 啊。

姜齐麟: 别人家孩子像你这年纪,孩子都他妈打酱油了,你瞅瞅你,妈了个巴子的!就那狗几巴样!

姜赫: 你要说你是狗,我没意见!

姜齐麟: 嘿!你小子!他妈的,赶紧娶个老婆成家了,也好歹让我早点抱一抱孙子!妈了个巴子的!

姜赫: 爸,其实不瞒你说,我心目中确实已经有看上的人了。

姜齐麟: 是吗?哪家的姑娘?

姜赫: 那个余老板的女儿。

姜齐麟: 余老板?开药铺的那个?

姜赫: 嗯。

姜齐麟: 他家闺女读书会出来的,也确实有几分姿色,可是你特么看你那熊样!人家能看得上你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小子?你有跟人家说过吗?

姜赫: 没呢!不过我听说他女儿好像有心意的人了,我不知道该咋办啊!

姜齐麟: 你还有不知道的时候啊?!你平时的威风哪儿去了?!

姜赫: 那不一样啊爸,我可是真心喜欢余姑娘的。

姜齐麟: 真的?你小子没有在跟老子打沙枪吧?!

姜赫: 哎呀没有!我是真心的啊!

姜齐麟: 得!妈了个巴子的!老子给你办!

姜赫: 真的啊?!

姜齐麟: 什么真的假的白的黑的?!那余国生的药铺我还不知道吗?!他家里的收入并不怎么富裕,也勉勉强强能维持生计,这就是办法!

姜赫: 那爸的意思是?

姜齐麟: 你要娶余国生的女儿上门!得需要这么办,你过来!

姜赫: (凑耳)嗯。

姜齐麟: (悄悄)我会事先把事情办好,你只需要这样……

姜赫: 好!

姜齐麟: (察觉到什么)妈的?!谁在门口?!

申志: 老爷,是我。

姜齐麟: 你在门口做什么?

申志: 我看您和少爷在商量事情,就没敢打扰。

姜齐麟: 啥事啊?

申志: 饭点时间已经到了,夫人吩咐我过来叫二位吃饭。

姜齐麟: 知道了!妈了个巴子的!走!别忘了我跟你说的啊。

姜赫: 明白。

 


第三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5】走路声完入

陆文奕:燕子!你知不知道我到处找你!

陈燕: (吸烟)回来了啊,回来就好。

陆文奕: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?

陈燕: 前不久。

陆文奕:哦,那个,你不是说要在镇外等我吗?

陈燕: 是啊,是该等你的…………

陆文奕:嗯?

陈燕: 总之,最后有人来接你了不是么?

陆文奕:你怎么了?说话怪怪的?

陈燕: 没事。

陆文奕:真的?

陈燕: 嗯,文奕哥。

陆文奕:嗯?

陈燕: 你……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我……

陆文奕:啊?怎么突然问这个……

陈燕: 可以回答我吗……?

陆文奕:我…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种喜欢,如果是亲情,就是如果你是我亲妹妹,那我当然喜欢啊。

陈燕: 哦……所以你把我当亲妹妹看待……

陆文奕:也不能这么说吧,就是……

陈燕: (打断)哈哈哈哈哈!

陆文奕:燕子……

陈燕: 就好像喜欢的越多可到最后……越来越喜欢,心里就会越来越龌龊!我知道,你干净!你内心比任何人都干净!

陆文奕:你到底怎么了?

陈燕: 是!你有你的志向!你要为国家付出自己的贡献,可是,现在这个世界剩下的就只有坏人了。

陆文奕:燕子,倘若你遇到什么事了,你可以告诉我,你这样……

陈燕: 你知道吗文奕哥,其实我不脏,脏的是我的心、我得肺、还有我的思想。呵,走了。

陆文奕:我送你!

陈燕:不用了。

陆文奕:好,好吧。

陈燕: (回头)那一年,那局棋,其实是我输了,输的是我自己。

【02:28】闪回

【02:30】音效:姑娘啊,你这症状确实是已经怀孕了。——妖奈奈

陈燕: (混响)您确定吗?

【02:37】音效:我看这个十几年了,姑娘的种种迹象表明,确实是怀孕无疑啊!

陈燕: (混响)我,我知道了……

【02:58】转场

【03:03】敲门声同入

检察官: 开门!快开门!

【03:07】开门声

余国生: 长官,你们这是……

检察官: 余老板,睡得挺香啊,有三个人中毒死亡,经检查,这三个人是吃了你店里的药,大帅派我来彻查此事!

余国生: 长官你别开玩笑了,我卖药这么多年,从未出现过中毒的情况,您一定是搞错了。

检察官: 搞错?这镇子就你一家药铺和孕馆,孕馆是生孩子的地儿,大伙生病都到你这拿药,你说不是你还有谁?

余国生: 这一定有什么误会!我的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的。

检察官: 现在人已经死了,说什么都没用了!大帅的意思呢,先暂停药店,赔偿家属三千大洋!!

余国生: 啊?三千大洋?

检察官: 马上把你门关了!配合调查!

余国生: 我……唉!!!

【04:10】转场

【04:13】坐下音

余国生: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呐!

余娘: 爹,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,他们不是还在调查吗?

余国生: 爹做这么多年生意,可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!肯定是大帅府搞得鬼!

余娘: 大帅府?

余国生: 我看,这姜赫还是没有善罢甘休!这事儿估计是他爹干的!搅了趟浑水让我背!女儿啊,你赶紧收拾行李!连夜启程!不要回来了!

余娘: 那你呢?你怎么办!咱们一起走啊!

余国生: 我也想走,但是爹不能走啊!爹要是走了,你二姨,三婶他们,都会受牵连啊!以后这日子!可不好过啊!爹不能因为自己,害了他们呀!你赶紧收拾出发吧!

余娘: 不!我们一起面对!我就不信他们能把你怎么样!

余国生: 唉!!

【05:46】转场

【05:51】音效:报告大帅,门外有一名姓余的女子要见您——布可以

姜齐麟: 嘿!他妈的,让她进来!

【06:00】走路声同入

姜齐麟: 来了!你是谁啊?在外面嚷嚷啥呢?!

余娘: 大帅,我叫余娘,此行是为了家店之事而来。

姜齐麟: 你说!

余娘: 大帅,我们家世代都是做药铺生意的,从来没出过任何事情,更何况是毒死人一事,我们家,自古都是救人,不是害人,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,还请大帅明查。

姜齐麟: 明查啊?这药,是你们家的,人吃了你们家的药死的,还有什么可查的呀?

余娘: 大帅,这根本不可能,我爹一定是被诬陷的,我们家卖药从古至今,从没出现过任何问题!!我们家……

姜齐麟: (打断)哎呀行了行了!妈了个巴子的!别总说这个了,说说其他的!

余娘: 大帅,余娘此行只为这一事而来,还请大帅……

姜齐麟: (打断)什么请不请的啊!?正好你来了,我问你,你觉得我儿姜赫怎么样啊?!

余娘: 余娘跟令公子素未来往过。

姜齐麟: 我儿虽然平时贪玩,爱打打闹闹,其实心底,是很善良的,他看中姑娘第一眼,就喜欢上了姑娘,我这做父亲的,也没办法,今天刚好余姑娘来此地,我就顺便提一提。余姑娘意下如何呢?

余娘: 余娘已有心意之人,恐怕要辜负大帅的一番好心了。

姜齐麟: 那没关系,不是还没成亲嘛,姑娘啊,做长辈的还是得劝劝你,你得看清现状,千万别糊涂呀!你想想,你爹,要是赔不上钱,那不得论罪处罚?你也不想看你爹受苦受难过完下辈子吧?老人家年纪大了,我深知这感受啊!能安稳过完这一生不容易!

余娘: 所以,大帅的意思就是,我嫁给令公子,就肯放我爹一马吗?

姜齐麟: 你这话就说的不对!什么叫放你爹一马啊?本来事就如此!我这是帮他啊!当然,你要是同意,我可以拿六千大洋作为聘礼,赔了钱后,剩下的就给你爹安享晚年,连药铺都不用开了,从此以后就结为亲家!姑娘啊,我说的,你可要仔细想想啊!

余娘: 我……

姜齐麟: 没事,不着急,慢慢想,我叫人给您沏茶!

 


第四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6】走路声完入

申志: 少爷,已经问过余老板的意思。

姜赫: 他说什么?

申志: 他说……

姜赫: 说什么!!

申志: 他说不嫁。

【00:20】摔杯音

申志: 少爷!

姜赫: 妈了个巴子的!这余老头不识好歹是吧,行!我他妈倒是看看他能怎么个不行法!

【00:32】踹门音+脚步声+枪上膛音入

姜赫: 去,告诉他们怎么回事!

检察官: 啊?少爷,什么?

姜赫: (疯癫)啊哈哈……!

【00:45】枪声音

姜赫: 你去!

随从: 是!(喊)余德生,经调查,你涉嫌故意谋杀!拖欠药店货钱1500大洋!应当立即处决。

余国生: 你们!!你们这群畜生!必遭天谴!!!!

姜赫: 啊?他说什么?呵哈哈!我没听清,来来来,你过来,给我重复一遍。

【01:11】走路声完入

随从: 他说……畜……

【01:19】枪声音

姜赫: 哈哈哈!!余老板你说刚什么啊?

余国生: 我说你是畜生!你仗着你们姜家有权有势,就可以为非作歹是吧?你们一定会遭天谴的!!!

姜赫: (鼓掌)呵呵呵,好好好,说的好!继续继续。

【01:45】起身音+走路声同入

姜赫: 余老板,之前是不是给过你机会了?我啊,我是真的很喜欢余娘的,我也想让你当我岳父,可是你呢,就是不知好歹,烂泥扶不上墙!(一巴掌)我告诉你,余娘我吃定了!哈哈哈!!

【02:13】走路声同入

余国生: 你们必遭天谴!!!

【02:19】枪上膛+枪连续音同入+倒地音

【02:31】转场

【02:35】起身音

姜齐麟: 看来我儿回来了,回头让底下人算一算,哪天是黄道吉日,你们就逢时成亲吧。

余娘: 大帅,余娘是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。

姜齐麟: 姑娘啊,我跟你说了那么多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!

余娘: 谢谢大帅的茶,余娘告辞!

姜齐麟: 那慢走,不送!

【03:07】走路声同入

姜齐麟: 你刚喝的那茶,陆先生说也喜欢喝,看来大家都蛮喜欢的,以后我得多进点,好款待款待新的客人。

余娘: 什么?文奕?你…………

姜齐麟: 不着急不着急啊,陆先生在我这做客呢,现在正与府内书生讨论学术。

余娘: 请您带我去见他!

姜齐麟: 那可不行啊余姑娘,你们都是我的客人,对待不同的客人,那肯定是不同的款待方法!要见面,出了门随你们。不过进了门……咳咳,哎哟!今儿崴到脚了,疼死了。

余娘: 你!

姜齐麟: 啊?怎么了余姑娘?

余娘: 好,我同意这门婚事!

姜齐麟: 这就同意了?诶诶诶我可没有逼你啊!

余娘: 嗯,我自愿的。

姜齐麟: 好!

余娘: 你可以放了他吗?

姜齐麟: 他从哪里来,我就让他回哪里去!

余娘: 那我可以回去了吗?!

姜齐麟: 回哪儿去啊?!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!至于你爹那儿,成了亲以后再说吧!

余娘: (忍气)好。

姜齐麟: 来人,算算黄道吉日,早点把我儿婚事定了。

【04:52】转场

【04:57】走路声完入

姜赫: 是你?你来这做什么?

陈燕: 为了它……

姜赫: 啥啊?什么意思?

陈燕: 我怀孕了,你的孩子……

姜赫: 哦,怀孕了啊?怀孕就,就生下来吧。

【05:26】坐下音

姜赫: 怀孕好啊,来来来,你过来,过来。

【05:34】走路声+刀刺入

陈燕: (肚子中刀)啊!

姜赫: 现在还怀孕了么?

陈燕: 你……

姜赫: 唉!哎呀!太难了,怎么回事啊你?我都马上就要结婚了,你这个时候告诉我你怀孕了?哈哈哈!!

【06:01】踹脚音同入

陈燕: 啊!!(互动)

姜赫: 怀孕了是吧!啊?怀孕了是吧!!啊?怀孕了是吧!!!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!!!

【06:13】刀刺入同入

姜赫: 谁让你怀孕的!谁让你怀孕的!谁让你怀孕的…………!

申志: (拉住)少爷!少爷,可以了,人已经死了!

姜赫: (喘气)呼!呼!怀孕了是吧?啊?你看到了啊,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啊。

申志: 少爷,老爷正叫你呢,良辰吉日已经选好了。

姜赫: (嘀咕)怀孕了是吧?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啊,我马上就结婚了,咳咳咳咳咳。

申志: (递药)少爷,消消气,把药吃了。

姜赫: (吃药)他妈了个巴子的,怀孕了…………

【07:16】转场

【07:20】打雷音入

姜赫: 咳咳咳!我要结婚了,咳咳,余娘终于咳咳,是我的了。

【07:35】撕裂音同入

姜赫: (惨痛,抽搐)啊…啊…啊…!!

【07:48】音效:少爷!!——韩吉拉

姜赫: (七孔流血)呃…救我!!我…………

【08:00】音效:啊!死人了,老爷!不好了老爷!!

 


第五章


【00:00】转场————现代1998年

【00:14】音效:黑心老版!欠债还钱!!!

【00:20】敲门声同入

陆晨: (打哈欠)狗子,外面什么情况啊?

二狗子: (睡醒)啊?我去看看吧!!!

【00:34】开窗户音

二狗子: (快速)哎呀我草!!!

【00:36】关窗户音

陆晨: 怎么啦?外面是在喊我吗?

二狗子:(肯定)啊!

陆晨: 他们是干嘛的?什么情况?

二狗子: 哥,我刚才吧,我冷不丁的一看,我看那个带头的,拿着板儿锹在下面,正准备上来,乌压压一片人呐,没咋看清,要不我再去瞅瞅?

陆晨:不用了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,他们应该是……

【01:09】敲门声同入

工人: 姓陆的,欠债不还!你就是个黑心老板!赶紧还钱!

陆晨: 狗子,开门。

二狗子: 好勒。

【01:23】开门音

工人: 姓陆的,你挺会藏的啊,终于找着你了,赶紧还钱。

二狗子: 瞎几把吵吵啥啊!一大早就听你叭叭个没完,你骂谁黑心大老板啊?!我告诉你啊!这是我好大哥,不会亏待你们的啊,等下一个工程完事了,铁定给你们钱!

工人: 姓陆的!你躲躲藏藏两个月了,大伙都等着你这笔钱,你要是再不拿钱,你就别想活着走出这屋!

二狗子: 瞎囔囔什么啊!!我哥有说过没给吗?!

工人: 那他倒是他妈给啊,大家都指望你这笔钱养家糊口呢!!

三儿:对啊,我还指望这笔钱,跟翠花结婚呢。

二狗子: 三儿!你跟着凑什么几把热闹!之前你妈生病的时候,要不是我哥给你垫付了钱,你妈早没……

陆晨: (打断)狗子!别说了。大伙啊,也是跟着我陆晨干过几年工程,也了解我陆晨是什么为人,钱,一定会给的。只是需要给我点时间。

工人: 给你时间?已经给你两个月了,如果不是我们今天找到你,这钱你不还得拖一阵子?反正我们今天不管!钱必须给我们,我们要定了。

陆晨: 大伙这样吧,你们再给我一个月时间,钱我一定给,不然就算今天你们弄死我了,可能钱你们也永远拿不到,平心而论,你们有跟过我几年的,有跟过我几个月的,我是什么为人,你们应该很清楚。

工人: 我最多给你一周时间,要是还上,这事就算了了,要是没还上,也别怪我们不念旧情,还有,你可别想着跑路,反正镇子就这么大,你陆晨也不会因为这点钱,毁了自己的名声吧?!

二狗子: 那还瞅啥啊!我哥都说了,能给你们一定给,大伙都散了吧!!

工人: 行!陆晨!记住你说的话!我们走!!

【YX-01】脚步声

陆晨: (长叹气)唉!!

二狗子: (沉默3秒)哥,咋整啊?!

陆晨: 唉,该想的办法都想了,听天由命吧。

二狗子: 诶哥,我想到一个办法,应该能行。

陆晨: 说。

二狗子: 要不咱俩当鸭子去吧?我前天在电线杆上贴纸上看到,那个什么“五凤公馆”在招公关,月薪过万呐,我就寻思哥你这长相和身材,去了绝对能当个头牌!!

陆晨: 滚!要去你去,你不处男吗?你去不就解决了你的愿望吗?

二狗子: 诶?对啊哥!(拍胸脯)你看我这体格,那不得一宿10次以上啊,说不定还能混个“无敌小钻风”的称号!那钱,不得哗哗哗往兜里窜呢!

【YX-02】电话铃声+接起

陆晨: 喂?好,我马上过来。

陆晨: 二狗,你看好这里,我出去办个事。

二狗子: 哥,我说的意见你听一下嘛,我绝对是小钻风。

陆晨: 滚!

二狗子: 好勒!

 


第六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8】倒茶音

姜明: 陆晨,他们这家菜的味道,不错吧?

陆晨: 挺好吃的。

姜明: 这家吃饭的地儿,可是出了名的,听说还有很长的历史呢。

陆晨: 哦,嗯。

姜明: 怎么了陆晨?吃个饭都心事沉沉的,嫌菜不好吃啊?要不咱们换一家?

陆晨: 哦!不用了。

姜明: 这地虽然好啊,就是没有美女,要不我带你换一家?看看大长腿?舒缓舒缓心情?

陆晨: 你别闹!烦死了。

姜明: 你到底咋了?这一看就是有事啊,有事就直说呗,认识你到现在,你这娘们唧唧的性格能不能改一改?

陆晨: 唉!赶紧吃饭,没什么事。

姜明: 害!事情都写你脸上了,你还犟!是工程款吧?那些工人又催你还钱了?

陆晨: (沉默3秒)唉!被逼的,没办法了。

姜明: 要不,我借你点儿?

陆晨: 得了吧你,那我还不是一样欠一屁股债。

姜明: 哟,现在陆总都这么狂了?

陆晨: 别说没用的,我吃好了,走了。

姜明: 诶别走啊!行了,我也不跟你开玩笑了,我这还真有个活,这个镇子里,除了你,还真没人能干。

陆晨: 能有什么活还只能我干的?

姜明: 你还真别说,除了你还真没别人,这活就是给长城贴瓷砖。

陆晨: 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,你要没什么事儿,我就走了。

【YX-03】起身音

姜明: 哎呀好了,你坐下!不闹了。

陆晨: 认识你这么久了,你还是这么无聊。

姜明: 好,咳咳,那我就正式点。诺,你看这个。

【YX-04】扔东西+翻纸音

陆晨: 建设文件?呵,这建设哪儿啊?

姜明: 这不我爸,生意上有个伙伴,想要翻新“古樊镇”,本来我们家不是做这方面生意的,我正准备推掉的,但是正好今天看着你愁眉苦脸的,行了,这活接不接啊?

陆晨: 翻新古镇的话,为什么工程金这么少?

姜明: 你连西北风都快喝不上了,你还挑活呢?你要是不做的话,我就推掉了。

陆晨: 别闹,我再看看。

姜明: 你想想你现在的处境,工人找你拿钱,你没钱,现在又刚好有个短期的活儿,能拿点是一点啊,总比你啥都没活干,一分钱都捞不着好吧?

陆晨: (嘀咕)“古樊镇”?为什么这名那么熟悉呢?好像在哪儿听过。

姜明: 什么玩意儿你就听过了?“古樊镇”在黄山里,开车都要一天呢,我爸上次想让我去看看,我都没找着,你就听过了,上坟烧报纸,糊弄鬼呢。

陆晨: 可是……

姜明: 可是什么啊!你抓紧找人,陪我去这个地方,上次我就走丢了!!

陆晨: 好吧,那我这边抓紧联系一下。

 


第七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5】躺下音

陆晨: 可欣,接下来几天,我可能要去做个工程。

余可欣: 去哪儿?

晨:我跟姜明商量好了,去一趟“古樊镇”做一项工程。

余可欣: (激动)“古樊镇”?不行,陆晨你不能去那里。

陆晨: 嗯?怎么了可欣?为什么这么激动?

余可欣: 反正我说不能去那里就不能去!我不许你去!

陆晨: 可欣,怎么了?为什么不能去,你倒是跟我说啊。

余可欣: “古樊镇”是古镇,而且到现在都是传说,有可能这个村子根本就不存在,你不要听姜明这个花花公子跟你说的那些。

陆晨: (摸头)可欣,你没事吧?你想想,姜明是我好哥们,虽然他很无聊,那他知道我的处境,必要跟我开这种玩笑吧?

余可欣: 没有别的路子了吗?

陆晨: 眼下目前确实这有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余可欣: 哦……

陆晨: 不早了,睡觉吧。

【01:11】转场

【01:17】走路声同入

二狗子: 大哥,你需要准备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。

陆晨: 嗯,对了,马上就要出发了,咱们人手不够,你想办法再找个工人。

二狗子: 好。

陆晨: 找个便宜点的,越便宜越好!

二狗子: 便宜点的?不瞒你说,还真有一个,不要钱说不定都可以!

陆晨: 有这好事?谁啊?

二狗子: 小老弟啥时候让你失望过啊!放心吧!

陆晨: 那,行吧,那就交给你了啊。

二狗子: 好勒!那我去办了!

陆晨: 去吧。

【01:59】转场

【02:06】走路声同入

二狗子: 嗨!山炮!

山炮: 干啥!

二狗子: 过两天,去干活,去不?

山炮: 不去!

二狗子: 给你钱!去不!

山炮: 他妈的好好说话!你有个锤子钱!

二狗子: 去了赚钱了,就给你娶媳妇呀!

山炮: 说啥!娶媳妇?

二狗子: 对,娶媳妇!

山炮: 那去!

【02:38】转场

【02:42】走路声同入

二狗子: (打电话)喂!大哥啊,诶好嘞!知道了啊,那我马上过去安排。

吴婶: (边嗑瓜子边说)诶!二狗子,你这是干啥去啊?

二狗子: 哦是吴婶啊,我没事,我溜达。

吴婶: 诶对了!你知道老刘家不?

二狗子: 刘铁刚啊?

吴婶: 可不就是他嘛!不知道你听说没,这刘铁刚的媳妇,昨天晚上,跟对面那赵柱子跑了,今天一大早,刘铁刚知道事儿后,哭的老磕碜了。

二狗子: 这事儿啊,她媳妇不一直跟赵柱子关系挺好的吗,出这事儿也不稀奇。

吴婶: 哎哟,就可怜铁刚了,可别做什么傻事啊。

二狗子: 那不能!吴婶你想太多了啊。

吴婶: 诶,我刚听你打电话安排,安排啥?

二狗子: 哦,这不我好大哥嘛,刚接了一个大工程,让我跟他捯饬捯饬。

吴婶: 你是说陆晨啊?

二狗子: 可不就是嘛,我好大哥!

吴婶: 得了吧,就他现在都还欠着一大批工人钱呢,还接工程,可别把自己都搭进去咯!

二狗子: 吴婶,你这话就不中听了啊,我大哥好歹也是这地方出了名儿的工头,出这事谁愿意看到啊,这不接了个大工程,完工后,这钱一收,不就可以还债了吗!

吴婶: 哎哟,我就提醒提醒你。

二狗子: 好了吴婶,我这还要办事呢,先走了啊。

【YX-01】脚步声

吴婶: 诶!山炮!山炮!

山炮: 你叫谁呐?

吴婶: 叫你呢!

山炮: 哦,叫我啊。

吴婶: 哎呀算了!一边呆着去吧。

山炮: 好嘞!

 


第八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5】走路声完入

姜明: 话说,你们找的这人,还来不来了?

陆晨: 二狗子,你到底找的啥人啊?

二狗子: 马上马上应该快了!来哥,喝点水。

【00:21】跑步声同入

山炮: 诶来了来了!

陆晨: (喝水呛到)这就是你找的工人?

二狗子: 啊,是啊。

陆晨: 你他妈是不是傻!这不就那山炮吗,你找他,他能办啥事啊?

二狗子: 放心吧大哥,妥妥儿的!主要还不要钱。

姜明: 那大家东西都准备齐了吗!好了就出发!

陆晨: 二狗子!东西呢?!

二狗子: 哦,说你呢山炮,昨晚跟你说的那些带了吗?

山炮: 啥?!他妈的我忘了!

二狗子: 啥?忘了?我!(打头)我他妈昨晚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多少遍了!让你记着记着,你到底干啥去了?!

山炮: 让吴婶帮我买了个包子,他妈的顺便看了看王翠花洗澡。

二狗子: 王翠花?不是,那,那东西呢?在哪儿?

山炮: 他妈的在我二大爷家。

二狗子: 你大爷?

山炮: 我亲大爷!

二狗子: 你啥时候有二大爷了?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啊?那你二大爷是谁啊?

山炮: 我大爷叫李雪花啊,他妈是不是傻!

二狗子: 啊?那,那你姓啥?

山炮: 王,王山炮。

二狗子: 你还 真叫山炮啊?那,那你爸呢?

山炮: 杨金刚。

二狗子: 额,你说你爸叫杨金刚,你亲大爷叫杨雪花……

山炮: 是李雪花,傻逼!

二狗子: 嘿!我是不是给你脸了啊?!你大爷电话多少?我给他打个电话。

山炮: 不知道。

陆晨: 他妈的让开!我棍子呢,我他妈打死他!妈的!

二狗子: (抓住)陆哥!息怒啊!

陆晨: 你撒手!我他妈薅死他!

山炮: 给我妈打个电话,我妈知道!

陆晨: 你妈都死了多少年了还你妈!我棍子呢!

二狗子: 哎大哥,息怒!别打啊!

姜明: 没办法啊,你大哥没钱请啊,况且那些工人没拿到钱,肯定也不愿意再干活了。

陆晨: 我是真想打死这货!

山炮:你敢打我!我有人儿!

陆晨: 呵?你有啥人?

山炮: 我公安局有人,你他妈敢打我你试试!

二狗子: 你公安局都有人?厉害了,谁啊?

山炮: 我大爷,我大大爷。

二狗子: 你大大爷?又是谁啊?

山炮: 酒驾撞到人,刚抓进去。

陆晨: 呵,那你大大娘呢?

山炮: 跟隔壁王老六跑了。

陆晨: 二狗子!

二狗子: 大哥。

陆晨: 去把我包里那个钢筋拿出来!

二狗子: 干啥啊大哥。

陆晨: 我想薅死你。

二狗子: 那不行啊大哥,这不妥。

姜明: 好了,咱们别耽搁时间了,直接去拿吧。

陆晨: 我之后再慢慢找你算账!

 


第九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3】车停+开车门音入

姜明: 咱们到了,看到那座山没,翻过那座山,再走两公里就是“古樊镇”了。

二狗子: 走快点吧,这天可能要下雨了!山炮快跟上!

山炮: 他妈的你是不是彪!

【00:28】走路声同入

余可欣: 陆晨。

陆晨: (回头)可欣?!你怎么来了?!(看周围)不对,你…你怎么来的?

余可欣: 我跟着你来的啊。

陆晨: 你……

【00:38】走路声同入

余可欣: 回去吧,改天再来。

陆晨: 回去?我怎么能回去呢,你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

余可欣: 没事,不回去算了。

陆晨: 听话,回家,我忙完工程就回去!等我。

余可欣: 哦……

【00:59】车音同入

陆晨: 师傅,停车!

【01:04】刹车音

陆晨: 师傅,麻烦您把她送回镇上,(递钱)来。

【01:15】音效:啊?谁啊?送谁啊?——小巷里

陆晨: 就是……

余可欣: (打断)好了,快去吧

陆晨:那你到家给我电话,注意安全。

【01:25】音效:什么玩意儿啊?你神经病吧你!

二狗子: (喊)喂!大哥!快点儿啊!

陆晨: 来了来了!

二狗子: 大哥在干嘛啊?拦车做什么?

姜明: 谁知道他的,走吧。

山炮: 嘿嘿,大傻逼,都是大傻逼!

【01:50】转场-------到达古楼

【01:56】走路声同入

二狗子: 哇!这就是“古樊镇”啊。

陆晨: 咱们从哪儿进去?

姜明: 大门肯定是不好进了,看看有没有后门。

二狗子: 这么大的地方,这得花多少时间啊?

姜明: 用不了多久,我们的任务只是把里面清理干净,稍微装修下。其他的,上面自己知道搞。

二狗子: 诶!你们快过来!

【02:23】走路声完入

陆晨: 怎么了?

二狗子: 这门应该可以进去!

陆晨: 这门上的封条,写的什么啊?

二狗子: 姜式…什么,看不太清了。

姜明: 你能看清一点点都很了不起了!

陆晨: 这么久了!这封条居然都还贴着。

二狗子: 那肯定人家纸和胶水用的好呗,管那么多做什么。

【02:51】撕封条音

陆晨: 山炮!你干什么!

山炮: 你们废话那么多,反正都要撕,刚好俺感冒了,擤鼻涕!

姜明: 咱们走吧!

【03:02】推开门音

【03:15】音效:小姑娘,你这棋要这么走的话,那你可输定了啊!——小巷里

陈燕: (少女,以下皆是)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!看招!

【03:25】音效:哎呀,你看着啊,诶!看吧,你是不是输了?

陈燕: 这……不会吧?死棋?

【03:37】音效:好了!给钱给钱!!

陈燕: 哼!

【03:42】蹲下音

陆文奕:(少年,以下皆是)等一下,我觉得你这棋还有救。

陈燕: 啊?还能补救吗?

陆文奕:当然了,你这样,先堵住那颗黑子。

陈燕: 好。

【03:56】音效:嘿!你这小子。

陆文奕:然后再这样,就可以反败为胜了。

陈燕: 哇!真的诶!老板给钱给钱!!诶?那个人呢?

【04:11】跑步声完入

陈燕: 喂!小哥。

陆文奕:怎么了?

陈燕: (递出)呐!

陆文奕:这是你赢的,你给我干嘛?

陈燕: 但是没你也赢不了啊!这钱,理应有你的一半!

陆文奕:哦,(接过)谢谢。

陈燕: 客气什么啊,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。

【04:37】换音乐

【04:40】脚步声同入

二狗子: 山炮,你就说这陆哥叫咱们找可以搭钢架的地方,这破地方也没地可搭啊!

山炮: 他妈的你你你别墨迹,干点儿活那么费劲呢!别墨迹,你你你找不到就呆着,呆着!

二狗子: 不是,你是不是皮痒找抽呢!信不信我告诉我好大哥去?!

山炮: 你他妈的坐下!坐下先!

二狗子: 干啥啊!

【05:14】坐下音

二狗子: 好了!干啥啊?

山炮: 把棍子给我。

二狗子: 呐,给。

【05:22】水溅音

二狗子: 山炮干啥呢!

山炮: 他妈的钓鱼!

二狗子: 啥玩意儿!

山炮: 他妈的小声点,鱼吓跑了!

二狗子: 得,你慢慢钓啊!

山炮: 你呆着!

【05:40】水溅音

陈燕:(少女,以下皆是)对了, 你叫什么名字啊?

陆文奕:(少年,以下皆是)陆文奕。

陈燕: 喔,诶?看你穿着,你是在读书会念书吗?

陆文奕:嗯。

陈燕: 哇!真的啊?我跟你说,我也在读书会念过书。

陆文奕:是吗?那为什么后来不念了。

陈燕: 学费太贵了……

陆文奕:喔……

陈燕:你能进读书会,一定是什么富家子弟吧?

陆文奕:啊?那倒不是。

陈燕: 那是什么?

陆文奕:读书会的会长,是我父亲的旧交,所以……

陈燕: 哦,难怪。那你家住哪儿啊?

陆文奕:我就住读书会里啊。

陈燕: 啊?那你没有家吗?

陆文奕:父亲年迈多病,三年前就去世了,临终前就把我托付给会长的。

陈燕: 啊!那你母亲呢?

陆文奕:母亲?母亲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。

陈燕: 哦,那你以后,呵,就来我这吧!

陆文奕:啊?

陈燕: 刚才路过那条街,有个卖桂花糕的店,就是我家开的,以后你可以来我这,我请你吃桂花糕!

陆文奕:那怎么能行!

陈燕: 嗯~~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……那你就来这边帮忙啊,然后我再请你吃桂花糕总行了吧?

陆文奕:可是……

陈燕: 可是什么啊,就这么说定了!

陆文奕:谢谢你。

 


第十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5】坐下音

姜明: 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,大家各自找个房间先休息吧。

陆晨: :看这天今晚会下雨吧?大家都多拿一床被子吧!别感冒了。

二狗子: 好勒!

陆晨: 诶?狗子,这帐篷怎么只有3个?

二狗子: 卧槽,八不成是山炮把他自己的给弄丢了!

【00:31】走路声同入

山炮: 他妈的没鱼!卧槽无情!!

陆晨: 这样吧,你让山炮跟你挤一挤,反正咱们也待不了多长时间。

二狗子: 行。

陆晨:好了,大家都休息吧。

【00:55】转场

【01:01】躺下音——此场景互动

陆晨: 手机怎么没信号?也不知道可欣安全到家了没有,嘶!好……好困……

【01:12】音效:我、父亲,还有文奕、我们已经开饭了。——大眠眠

陆晨: (惊醒)谁?谁在说话?

【01:24】起身音

陆晨: 奇怪,我听错了吗?

【01:30】音效:我…我好像忘记把信封交给他了。

陆晨: (吓)啊!谁!是谁!

【01:42】音效:我很确定,事情发生的时候,大家都睡觉了。

陆晨: (吓)你在哪儿!出来!

【01:54】音效:不过睡了,还是没睡,也没什么差别。

陆晨: (吓)出来!你出来!别装神弄鬼的!!!

【02:10】音效:我…我不可能忘记把信封交给他,毕竟这么重要的事。

陆晨: (颤抖)你,你他妈出来!

【02:25】音效:但是,我看到她了,我看到他和她一起,是文奕吗?

陆晨: 别他妈装神弄鬼的!

【02:43】跑不声完入

陆晨: (看到背影)你…你是谁!?

【02:50】音效:我是不是真的忘记了?我不可能忘记的啊。

陆晨: (极度恐惧)啊!怪物!啊……!!

【03:10】起身音

陆晨: (惊醒)怪物!!(喘气)呼、呼、…梦吗?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?

【03:24】掀开被子音

陆晨: 这是?(吓)啊!信封!这是谁的信?不对!

【03:34】跑步声+开门音

姜明: 你干啥?你疯了!(喊)你他妈大半夜不睡觉做什么!

陆晨: 你听我说,我…我撞鬼了!!!

姜明: 什么?撞鬼?哪儿啊?

陆晨: 就我刚睡觉的时候。

姜明:你有病吧!梦而已!赶紧回去吧!

陆晨:还有这个信封!你看!

姜明: 信封?啥信封啊?!

【04:03】翻纸音

姜明: 这是……你他妈蒙我呢!这信里白哗哗一片,啥也没有啊!

陆晨: 这……这怎么会……

姜明: 别神神神叨叨的啊,明儿还要干活呢,快去休息吧。

陆晨: 我明明……

姜明: 没事,梦而已,快去休息吧啊。

陆晨: 不对!太真实了!不像是假的!

姜明: 哎呀,那你说,发生什么了?

陆晨: 我听见有人告诉我,说什么大家都开饭了……

姜明: 神经病啊你!快去睡吧!被你吓的一哆嗦!

【04:44】走路声+打火机

姜明: (抽烟)

二狗子: (凑耳)明哥!

姜明: 哎呀我擦!狗子你也有病啊!吓老子一跳!

二狗子: 刚我看见我好大哥冲你房间里去了,你俩…干啥了?你俩不会………我草!

姜明: 瞎几吧想什么呢你!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啥啊?

二狗子: 可不得尿尿嘛!那我去了啊。

姜明: 去吧去吧,诶!等等!!

二狗子: 咋啦?

姜明:你找个时间好好疏导疏导你好大哥,每年都莫名其妙一回,搞得我都快精神崩溃了。

二狗子: 我大哥,他咋啦?!

姜明: 你大哥他之前有个未婚妻你知道吧?

二狗子: 卧槽!你是说,那个叫余……

姜明: 余可欣!

二狗子: 哦对,可这余可欣不是五年前就失踪了吗?!

姜明: 嗯,我就在想,这都过了五年了,他也该释怀了吧?!!

二狗子: 好像是那个什么公路!

姜明: 这个我现在都还记得最清楚,当时旅游团的车都是我安排的,就在“千丈崖”,桥体坍塌,十几位旅游团都掉了下去,最后搜救队搜出来的尸体都摔得稀巴烂,余可欣就在这些旅游团里面!找到尸体的时候,也都已经惨不忍睹了。

二狗子: 唉!那我好大哥也怪可怜的。

姜明:他就是太思念余可欣了,总以为她还活着,他这样这下去,不是什么好事。

二狗子: 算了算了,你别说了,这大晚上说这个怪他妈吓人的。

姜明: 我怎么寻思着跟你说这个是对牛弹琴呢!

二狗子: 那你跟我说干吊!走了!

姜明: 诶你不是要尿尿吗?

二狗子: 我去屋里尿。

 


第十一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6】坐下音

陆晨: 那真的只是一场梦吗?可为什么那么真实?

【00:14】开门声

二狗子: 哥,姜哥哥说让你别多想,明儿还要干活呢。

陆晨: 知道了。

二狗子: 好嘞哥,那我走了。

【00:28】走路声完入

陆晨: (拿起)这是什么?药么?(闻了闻)这也不像啊,不对,好像是什么来着…………

【00:42】雨+雷声+跑步声完入

陆文弈:(少年,以下皆是)姑娘!你还好吧?我来帮你!

余娘: (少女,以下皆是)不用了谢谢,我自己来。

陆文奕:这下雨山路地滑,一不一留神就摔倒了,你可要小心点。

余娘: 恩好,(起身脚疼)啊!!

陆文奕:你都起不来了还怎么走路啊?来我背你…………

余娘: 真的不用了。

陆文奕:你就别逞强了,我又不会占你便宜,真是的!背篼我给你拿着,来吧!!

余娘: 还是算了吧,谢谢你。

【01:24】背起声+脚步声同入

余娘: 哎~你!

陆文奕:你家住哪儿啊?

余娘: 樊,樊镇……

陆文奕:这么巧?我也住那儿!

余娘: …………

陆文奕:老师最近腿脚不方便,我看书上写“透骨草”能活血止痛,就来山上看看,唉!结果找了一下午都没有。

余娘:哦,你还是放我下来吧。

陆文奕:没事,一会儿就到了!!

余娘:谢谢,那个,我觉得光“透骨草”是没用的,你得配合“ 川乌”、“洋金花”、“马钱子”进行治疗,你老师应该是得了风湿炎症。

陆文奕:啊?是吗?你怎么懂这么多?你是学医的吗?

余娘: 我家开药铺的,我只是懂那么一点点。

陆文奕:哦这样……(喘气)呼……

余娘: 累了吧?那你放我下来吧?

陆文奕:我老师教过我,做好事就要做到底!

余娘: 噗!你真的是傻乎乎的。

陆文奕:你才傻!!!

余娘: 呵哈哈!

【02:47】转场

【02:53】躺下音

二狗子: 山炮,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啊?

山炮: 啥啊?

二狗子: 就是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,也不知道是啥,就是不得劲儿!

山炮: 撸一管去!!

二狗子: 滚一边去!!哥这体格,需要吗?

山炮: 嘿嘿傻逼!!

二狗子: 你想死是不是?睡觉!!

【03:24】音效:吧唧嘴声同入——风神

山炮: (迷糊)啊!他妈的谁啊?狗子?狗子?你他妈的!!

【03:34】踹脚音

二狗子: (被踹)啊!你他妈干嘛!

山炮: 你梦见啥好吃的了?

二狗子: 滚!啥好吃的!

山炮: 那你吧唧嘴干嘛!

二狗子: 我有吧唧嘴吗?!

山炮: 做梦你当然不知道了。

二狗子: 我他妈都没咋睡着!

山炮: 那叫你不答应!

二狗子: 我他妈还以为你说梦话呢!别吵吵了行不行?我看看几点了,哎哟我去,都他妈1点了,明儿还干不干活了!

山炮: 你别别别墨迹!带你干活!!!

【04:11】起身音+走路声完入

二狗子: 山炮,我放这的饮料是不是你给偷喝了?!

山炮: 那是你屙(e)的尿!!

二狗子: 呸!绝对是你!诶?这是啥?

【04:30】翻纸音

二狗子: 哎呀,好臭!这写的啥啊?(念)大帅,为什么……

【04:38】音效:大帅为什么这样对我?我不过只是嘴馋吃了一些东西,他却要割掉我的舌头!天理何在。——小巷里

二狗子: 哎呀我操!刚发生啥了?你听见没有?

山炮: 啥啊?

二狗子: 我听见有人在说话,好像说什么割舌头?

山炮: 你刚就跟个山炮似的杵那儿一动不动,嘿嘿嘿!

二狗子: 我没跟你开完笑啊,你真没听见?

山炮: 没啊!!

二狗子: 我操了!这可邪门了啊,走,咱们去找他们。

山炮: 我不得。

二狗子: 啊?

山炮: 你吓到我了,我不得。

【05:31】走路声+开门声入

二狗子: 那你在屋里呆着别乱跑啊,我去找他们!!

【05:42】铃铛声同入

二狗子: 什么声音?山炮你听见没!!

【05:55】唢呐音同入

二狗子: 这啥情况啊?!(望去)我操!山炮!你过来!!

山炮: 咋的了?吹啥啊?

二狗子: 你瞎啊,看那边!

山炮: 人家结婚关你屁事啊!

二狗子: 这声音像结婚吗?你他妈见过大半夜结婚的吗?和鬼结婚啊?

【06:19】音效:郎在芳心处,妾在断肠时,委屈心情有月知。——kakuMi

二狗子: 哎呀我操了,我们得赶紧去告诉他们。

山炮: 我不得,我要看结婚!

【06:48】音效:相逢不易分离易啊,皆复如今悔恨迟。

二狗子: 我再问你一次山炮,你去不去?!

山炮: 你吓我,不去得!!

二狗子: 我……你给我记着啊!妈的!!(离去)

【07:27】转场

【07:32】跑步声完入

二狗子: (喊)大家快起来!!!!

陆晨: 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

姜明: 二狗子你一天天没完了是吧!!咋了?

二狗子: 你们没听见吗?就那边山上!吹着唢呐喊着号。

陆晨: 没听见啊。

姜明: 我也没听见啊,咋了?

二狗子: 哎哟喂!刚就在那边山上,大张旗鼓的,一群人抬着花轿,而且,都穿着白衣服,好像在撒什么东西没太看清楚!

姜明: 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,你还能看见穿白衣服?

二狗子: 点着那么亮的灯,当然可以看见啊。

陆晨: (望去)这不什么都没有吗?

二狗子: 真的有啊!!

陆晨: 外面下着雨呢,进来吧,你具体慢慢讲讲发什么了。

二狗子: 哎呀,行行行,走!

【08:35】转场

【08:39】走路声同入

山炮: 嘿嘿,结婚,结婚好啊。

【08:45】踩碎木板+倒地音

山炮: (摔倒)哎哟!!疼!!!

【08:50】起身音

山炮: (看着挂饰)哇,结婚!!媳妇!!!

【08:58】走路声完入

山炮: (看着床上的干尸)谁啊?媳妇吗?狗腿子没骗我。

【09:10】衣服摩擦音

山炮: 我抱着你去成亲好不好,成亲嘿嘿嘿!!(疑惑)身上贴什么?跟门外的一样,难看!

【09:26】撕纸音

山炮: 成亲咯成亲咯嘿嘿嘿!!!!

【09:39】转场

【09:42】起身音

二狗子: 哎呀!你们就相信我好不好!这工程反正我是不想做了,哥你也别做了,老邪门了。

姜明: 就凭你这些话,这工程就不做了?你一定是胡思乱想太多,自己吓自己。

陆晨: 现在已经太晚了,要不明早再说吧,都去休息吧。

二狗子: (叹气)害!!

【10:11】跑步声同入

山炮: 娶媳妇咯!成亲咯!!!

二狗子: (惊讶)卧槽!山炮你干啥!

【10:18】丢尸体音

山炮: 这不是媳妇吗?

姜明: (惊讶)你!山炮你哪儿弄的?!

山炮: 就屋里啊。

陆晨: (看着姜)姜明,你告诉我,(发怒)这他妈怎么回事?!!!

姜明: 什么怎么回事,我不知道啊!!!

陆晨: 那好,你把工程文件给我看看。

姜明: 之前你不是看过么?!

陆晨: 姜明,我不傻,我他妈干这个多少年了,你那个工程文件能不能起到效益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!!

姜明: 那你为什么还来?

陆晨: 这句话问的好,为什么我会来?那是因为我他妈相信你!我相信你姜明不会坑我!!

姜明: 我怎么就坑你了?!

陆晨: 你真觉得我会信这个工程的价钱就这么点么?是,你给了我这个活,我该感谢你,咱们不说别的,我认!你接这个工程就该问清楚!而不是见钱眼开什么都干,你难道不明白吗!!!施工见尸,这他妈是忌讳你知不知道!这可是要惹祸上身的!!!

姜明: 我哪儿知道这有这玩儿啊!而且那些都是迷信,说出来有啥用啊?

陆晨: 第一次我信你,第二次冒出这种东西,这个工程你他妈坑我两次!!!

姜明: 那我有什么办法,我也不知道啊!!!

陆晨: (沉默2秒)唉!算了算了,既然发生了,也只能这样了,你以后长点记性吧!!!

二狗子: 诶!大哥,这玩意儿四肢怎么有那么多窟窿啊?她怎么死的啊?

姜明: 这种干尸伤口你能看出来怎么死的才有鬼了。

陆晨: (看着干尸情绪复杂)这…我怎么感觉有点…………

二狗子: 怎么了哥?

陆晨: 没什么。

山炮: 那我还娶不娶媳妇了?!

二狗子: 滚!

山炮: 好嘞!!!

陆晨: 你们看,它喉咙骨都裂开了,应该是窒息而死的吧?

姜明: 八不成是山炮刚摔裂的吧?啥玩意儿能把人喉骨拧断啊?

二狗子: 它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,含的啥啊?

陆晨: 都已经干成这样了,看不出来的。

姜明: 卧槽,难不成跟“古老的皇帝”一样,含个破玩意儿保住肉体?

二狗子: 那不成吧?这破地方以前哪有什么皇帝啊………这玩意儿……(突然想起来)哦!我想起来了!!!

陆晨: 怎么了?

二狗子: 我太爷爷年轻的时候就是做这个的,说是一种“续命”的秘术。

姜明: 续命?没有那么扯吧?

二狗子: 这是一种“邪术”!就是如果一个人不是正常的死,这种邪术就可以借这个人未尽的阳寿给自己曾寿,好像是要选择在至阴之日,在人死后的第七天先施展秘术控制这人的魂魄……然后……

姜明: 停停停停停停!你这说的越来越扯了,秘术?借寿?这怎么可能呢!!

陆晨: 狗子你继续说。

二狗子: 好,就是然后用那个什么针来着……哦!是“分魂针”!用针插入头里面泄魂,你们看它头上,是不是有洞!!那就说的通了!还有它脚上的秤砣,这叫“坠魂砣”!是拿来留魂的!!!

姜明: 呵!留魂?你懂这么多?真没看出来啊,你家还是道士出生的?

二狗子: 哎哟喂,明哥你可别洗涮我了!我那太爷爷,就是整这些歪门邪道,死的老惨了!!这个事情我爷爷当时还跟我讲,让我别沾这些玩意儿!我当时还不信呢,结果今天,就碰个正着,总之这个东西邪门的说法老多了!!!

陆晨: 照你这么说,那这它是被人取走了阳寿么?

二狗子: 不知道啊,但是你们看,“坠魂砣”是为了留魂,它身上的衣服是红色的,在五行里是属火,针和秤砣属金,这个宅子属木,湿气属水,但是这个宅子地面全是石板铺上去的,所以…………

姜明: 所以缺土?

二狗子: 对!所以就导致五行生克的不平衡,也可以顺利给它取魂。

陆晨: 这种说法我以前好像有听过,但是所谓什么“茅山邪术”本就是一种迷信的产物。

二狗子: (作揖)如有冒犯,还请原谅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方得始终,愿你安息吧。

姜明: 嘁!整的跟个神棍似的,这就是一具死了很久的普通干尸而已!

二狗子: 这都是我太爷爷书上写的!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?

姜明: 还真把自个当道士了啊?这些玩意儿说给小孩子听听还行。

二狗子: 切。

姜明: 得了,咱们是干嘛来了?集体当侦探啊?赶紧睡觉明儿还要干活呢!

陆晨: 山炮!

山炮: 啥啊?

陆晨: 这哪里弄来的就弄回哪里去,完事儿赶紧睡觉!

山炮: 好勒!

 


第十二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7】走路声完入

山炮: 不是我不娶你啊媳妇,是他们不肯。

【00:20】放下尸体音

山炮: 媳妇,你好瘦啊,来亲亲~~~

【00:29】闪光灯音

山炮: 媳妇,你干嘛媳妇,你去哪儿了啊?

【00:39】音效:要和我拜堂成亲吗?——离瑶

山炮: 好啊,好!!

【00:46】跪下音

山炮: 成亲了成亲了嘿嘿!!!

【00:52】音效:一拜天地!!!——kakuMi

山炮: (头出血)媳妇…媳妇~~

【01:00】音效:二拜高堂!!!

山炮: (头破)成亲了…成亲……

【01:09】音效:夫妻对拜!

【01:25】转场

【01:30】走路声完入

二狗子: 山炮!你在里面吗?大哥让我来找你,你弄好了没有?山炮?!!

【01:42】开门声

二狗子: (眼前一亮)这居然还有后院?戏台?这里以前是戏班子么?

【01:54】走路声完入

二狗子: (看桌上纸)这是啥?

【02:00】翻纸音

二狗子: (念)我堂堂姜式……

【02:04】音效:我堂堂姜式,岂能被一戏子的只言片语迷惑,堂堂男儿身,居惦记我儿,简直岂有此理,我已命令我儿,不容与韩戏子来往,戏容听,情不可沾上半分!——酒客

【02:24】音效:(哭泣)是我得戏唱的不好吗?你明深知我意,为何还要如此待我,此刻连我的戏都不容听,我真的唱的不好吗?——kakuMi

二狗子: (回过神)啊!又跟之前一样,怎么回事?

【02:52】走路声完入

二狗子: 这又是啥?

【03:00】敲锣音

二狗子: 哎哟我去!还真能敲响啊!!喂!你们快过来看看!陆哥!山炮!!

【03:14】音效: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~~~————kakuMi

二狗子: (迷糊)啊~~

【03:27】音效:抱琵琶红妆粉面拂身起舞唱前世今生,在坐满堂何人听懂我心声。

二狗子: (陶醉)真美,好听,台上的是谁啊?

【04:02】音效:秀才,请接我一曲~~

二狗子: (陶醉)嘿嘿,接,接!!!

【04:14】音效:烟花队里我为尊,可恨大帅心不平,秀才,接曲~~

二狗子: (迷糊)嘿嘿,下一句是什么啊?

【04:39】砸头音

二狗子: (回过神,被砸)啊!!!谁!!

【04:43】音效:秀才,接曲~~

二狗子: 谁在说话,你在说什么!!

【04:52】音效:逼韩溢死高粱里,二十余年一命倾!秀才并非曲中人~~~

二狗子: 什么玩意儿啊!!出来!!!

【05:28】转场

【05:32】躺下音

姜明: (OS)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先是狗子说看到成亲,后又看到山炮抱来一具干尸,这是有点奇怪。

【05:46】走路声同入

姜明: 谁?!狗子吗?山炮?是陆晨吗?别玩儿了啊,都几点了!

【06:00】衣服摩擦音——提示:此场景CV注意互动!

陈燕: (OS)文奕哥,明天你就要出发了。

姜明: 谁?(互动恐惧)

陈燕: (OS)这个是我那天买的丝绸棉被,你带过去吧。

陆文奕:(OS)这一定花了不少钱吧?要不,还是你自己留着吧。

陈燕: (OS)哎呀你就拿着吧,我等你回来!

陆文奕:(OS)呵,好!!!

姜明: 妈的出来!!别装神弄弄鬼!!

【06:36】跑步声+开门音

陈燕: (OS,生气)今晚的时间过的太漫长了,一秒比以前一夜还慢……我只好心理默数,一只羊、两只羊、三只羊、……不知不觉,我就睡着了。

【07:06】音效:妈妈~抱抱。——喵哒

陈燕: (OS)你上气不接下气,突然看见你口吐白沫,扼住咽喉,在地上滚来滚去…………

【07:21】音效:爸爸~吃桂花糕~~

姜明: 谁?!!出来!

【07:28】音效:爸爸~桂花糕好吃吗~~

姜明: (疯狂)滚!去死!!这一定是幻觉!!一定是!!

【07:39】音效:妈妈,爸爸不要我们了。

陈燕: (OS)黑沉沉的夜,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,连星星都看不见了,回到父亲家中,却发现身上多了几个弹孔。

【08:01】音效:爸爸,来陪我玩儿,陪我玩儿。

姜明: 是谁在捣鬼!出来!出来啊!!

陈燕: (OS) 姜家必遭天打雷劈!!哈哈哈哈哈哈!!!!!

姜明: 陆晨!陆晨!!!!

【08:22】跑步声+跌倒音入

姜明: (摔倒)啊!!!

余可欣: (OS)姜明。

姜明: (抬头)你!你是…余可欣!!鬼!你别过来!别过来!

余可欣:(OS)姜明,请你救救陆晨,也救救我。

姜明:余可欣已经死了,死了…!!

余可欣:(OS)救救她吧,让她不再诅咒,不再降下怨恨。

姜明:求你了,我没害过你啊,求你放过我吧!!

余可欣:(OS)事因皆有果,不要再让更多无辜的人死去了,余其实恨得不是你们,而是她自己……她始终无法走出自己的阴影,请帮帮她……

姜明:你在说什么!我不明白!!

余可欣:(OS)也包括“ 古樊镇”里有所有的答案,只有你可以帮陆晨,余承受了太多怨念,请你解脱她,也解脱我。

姜明: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!你自己去告诉他啊!你跟我说干嘛!!

余可欣: (OS)这里有太多冤魂了,拜托你……

【09:58】转场

【10:03】坐下音

陆晨:(喝水)希望这个工程能早点结束。

【10:10】敲门声

陆晨: 谁啊?

【10:14】开门声

陆晨: 这狗子,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。

申志: (OS)少爷,您近日咳嗽不断,身体也越来越差,我想,八成是陈式的冤魂在作祟。

赫姜: (OS)那可有破解之法?

申志: (OS)预要破解,则不难,少爷只需准备狗血5两,紫阳花三朵,鹿血三两,羊眼四颗,熬制服下,即可去除灾祸。

姜齐麟: (OS)你说!我儿好端端,怎会突然暴毙!外面有流言,说我儿是被人下毒害死的!!我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!

申志: (OS)大帅,这被下毒,依属下看,不像。

姜齐麟: (OS)那你说!好端端怎么会!!

申志:(OS)属下觉得,定是某种邪术导致少爷死亡,应该就是陈式的闺女,当时陈式已怀有少爷身孕,但当属下赶到时,陈式已被少爷杀死。

姜齐麟: (OS)那又如何?

申志:(OS)自古宅内杀人非常不吉利,定是大忌!尤其是含恨而死去的人,再加上大帅前几日在府上又处决了当红戏子韩清,恐怕此时府内,早已有阴魂诅咒啊。

姜齐麟: (OS)这!那如何是好啊?!唉!!!那,那你可有应对之策?

申志:(OS)大帅不必着急,属下认为,姜余婚礼照常进行。

姜齐麟: (OS)可,可我儿都已魂归九泉之下,这如何进行?

申志:(OS)大帅,不但婚礼要进行,而且一定要是冥婚,属下自小研究过奇门秘术,可借还魂的方式镇压住宅内阴魂!保大帅府平安。

姜齐麟: (OS)只怪我儿短命,唉!!!事到如今,就依你的意思办吧!

申志:(OS)属下领命。

 


第十三章


【00:00】转场

【00:05】跑步声完入

姜明: 陆晨!你在哪儿!!!

【00:14】闪光音立即入

二狗子: (戏腔)呔!!何方妖孽,竟敢擅闯此地!!

姜明: 狗子?你干嘛,山炮呢?我跟你说,这地方真的邪门了,走!我们赶紧找陆晨去!!

【00:29】敲锣音

二狗子: (戏腔)尔等鼠辈之物,岂是本将军的对手!妖孽!纳命来!!

姜明: 狗子!你干嘛!你疯了!!

二狗子: (戏腔)看我七尺长枪,取尔等狗命!!!

姜明: 你神经病啊你!!!

【00:51】跑步声同入

二狗子: (戏腔)妖孽,哪里跑!!!

姜明: 老子现在没工夫跟你扯淡!!

【00:58】倒地音

姜明: (摔倒)啊!!!

【00:59】敲锣音

二狗子: 妖孽!你已无路可走!看枪!!

姜明: 狗子!别乱来啊!!停下!!

【01:10】插入音

姜明: (惨痛)啊!!!!!

二狗子: 贼人已斩杀!回府领命了~~!!

【01:22】音效:少爷,您又死了……哈哈哈哈哈!!!!——小巷里

姜明: (虚弱)狗子……(昏迷)呃……………

【01:40】转场

【01:46】走路声+开门声

陆晨: 这么多烛台,这是干什么用的??

【02:02】撕开音

申志: (OS)陈式、还不足以修成厉鬼,如要练成,必先再取一魂。

【02:20】音效:大帅有领,今日即是黄道吉日,即可成亲!!——布可以

余娘: 啊?!我不要!这婚我不结!!姜赫已死,我怎愿和死人成亲!爹!救我!!救救我!!救命啊!!!

【02:38】音效:新娘娶进门,福禄寿囍都入门,新娘娶入厅,金银财宝满大厅!!!

【03:02】倒地音

余娘: 我求求你们了!!我求求你们了!!

【03:06】音效:姜余婚礼,开始!!!——布可以

余娘: 不!我不要……!!!

【03:11】音效:一拜天地!!

余娘: 你们这是违背天理!!会遭天谴的!!!

【03:20】音效:二拜高堂!!

姜齐麟: 你既答应这门亲事,那你永远就是我姜家的人!!!

【03:32】音效:夫妻对拜!

余娘: 你们一定会遭天谴的!背天逆行!一定会遭报应的!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!!!!

【03:46】缝嘴音同入

余娘: (痛苦,嘴被缝)唔!唔!!唔!

【03:56】钉子音

余娘: (手被钉,惨痛)唔!

【03:59】钉子音

余娘: 唔!!

【04:02】钉子音

余娘: 唔!

【04:05】钉子音

余娘: 唔!

【04:10】音效:姜夫人,我们问过先生了,大家都怕你去下面给阎王爷告状,所以才这样,但又怕你回来找大家伙复仇,才钉住你手脚,没事的姜夫人,还差最有一步,很快就不疼了!!——布可以

余娘: (疯狂摇头)唔!!!!!!

【04:33】割喉音

余娘: (死亡)呃…………

唱词:

黄道吉日,高粱抬

一尺一恨,匆匆裁

奈何不归作颜开

说的轻快,着实难猜

【05:00】音效:姜余正式成为夫妻,恭喜帅府,贺喜帅府!!

【05:10】闪回

余娘: (OS)为什么来跟着我啊?我很明确跟你说,我其实对你第一印象并不好。

陆文弈:(OS)我,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情,那次之后,我经常看到你,可是,我又想给你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,就,就不太好意思,就一直站在那儿,比较……紧张。

余娘: (OS)你…真的紧张么?

陆文弈:(OS)紧张……

余娘: (OS)呵,我也挺紧张的。

陆文弈:(OS)诶!你去哪儿?!

【05:48】闪回音

姜齐麟: (OS)今天是第几天了?

申志: (OS)回大帅,今天是第七天。

【05:58】闪回音

【06:01】音效:不好了大帅,就在刚刚我们几个弟兄巡查的时候……发现…——布可以

姜齐麟: 发现什么?说!!!

【06:10】音效:发现少爷和夫人的盖子被人撬开了。——小巷里

姜齐麟: 什么!!那遗体呢!!!

【06:19】音效:遗体还在,但是夫人的遗体,钉子和缝线…都被人拔走了。

姜齐麟: 他妈了个巴子!这谁干的!!你们是干什么吃的!!

【06:33】音效:小的确实不知,还请大帅赎罪。

姜齐麟: 他妈的都给我拖出去毙了!!!

【06:41】摔杯音

姜齐麟: 他妈的,都是干什么吃的!

【06:46】音效: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……——离瑶

姜齐麟: 谁?!!!

【06:52】撕裂音同入

姜齐麟: (痛苦)呃啊…啊………!!

【06:57】头断裂音

【07:09】转场

【07:14】走路声完入

陆晨: 姜明?!你在这做什么?他们人呢?你,你怎么了?

姜明: (虚弱)陆晨,我知道了,我都知道了,我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【07:35】扶起音

陆晨: (看着手)啊?血,你怎么了,挺住啊,我马上带你走!!!

姜明: 没事……我还死不了!你听我说…………

陆晨: 好!!

姜明: 我们都上那老头的当了!!!

陆晨: 谁?

姜明: 我就是从那老头手里接下的这个工程,没想到,却被他摆了一道。

陆晨: 好了,我也没怪你。

【08:06】起身音

姜明: 陆晨。

陆晨: 嗯?

姜明: 你相信轮回吗?

陆晨: 轮回?!

姜明: 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,我看到了很多故事,很多很多,我现在全明白了,也许狗子说的是真的。

陆晨: …………、

姜明: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!!

【08:28】脚步声+开门音

姜明: 你看。

陆晨: (惊吓)啊!!

姜明: 我醒来就看见他上吊自杀了。

陆晨: 这不可能的,一定是有人在搞鬼,报警!对报警!!

【08:48】喂,110报警中心,请讲。——小巷里

陆晨: 位置“古樊镇”,有人死了!请求救援!!

【08:54】音效:好的!请在安全的地方等待救援。

陆晨: 咱们有救了。

【09:10】转场

【09:14】起身音

姜明: 咳咳咳!!

陆晨: 你还好吧?

姜明: 没事。

【09:21】电话+接起音入

陆晨: 喂!!

【09:27】音效:我们是警察,我们到古樊镇了,你们在哪儿?

陆晨: 看到一个很大的房子吗?就在中间!

【09:35】音效:我们就在这啊,没看到你们人啊。

陆晨: 那我们出来!!走!姜明!

【09:42】走路声+开门音

陆晨: 我们出来了!在狮子头旁边!你们在哪儿?

【09:51】音效:啊?我们也在狮子头这边啊。

陆晨: 什么?!你别开玩笑啊!

【09:58】音效:那你们进去待着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

陆晨: 喂?喂!!你笑什么!!!喂!!

【10:12】打雷音

姜明: 陆晨,跟我走!!!

【10:19】跑步声完入

姜明: 你看这个烛台,分为前后左右和中间,应该各自代表金木水火土。

陆晨: 什么意思?

姜明: 你看地上刻的字。

陆晨: 这是……(念)百灯齐聚,七星归位,欲童招魂、百年续命,欲血灭魂,焚尽其身。

姜明: 这应该就是狗子说的独门邪术,招魂借寿。

陆晨: 这………………

姜明: 施术者是想控制这个死人的魂魄,于是就弄出了这么个法坛。

陆晨: 那照这么说,为什么还会有这些事情发生!

姜明: 可能是事与愿违,施术者控制不了魂魄,才造成惨剧发生。

陆晨: 你说你看到了故事,你看到了什么故事?

姜明: 我看到…我杀了很多人……很多很多。

【11:28】打雷音+下雨

姜明: 开始点灯吧,这些灯共一百盏,我没猜错,只要我们都点亮,就可以得救了。

陆晨: 好。

姜明: 这上面写的是“欲血灭魂,焚尽其身。

陆晨: 我懂,容器见血是吧?!我来!

【11:57】割手音+滴血音

陆晨: 开始吧!!!

【12:07】转场

【12:10】火柴音

姜明: 陆晨,还有多少?

陆晨: 还有…一二三四五六,六盏!

姜明: 好。(感觉疼痛)啊……

陆晨: 没事吧?

姜明: 别过来!!

【12:24】撕裂音

姜明: (看着肚子裂开)啊!!!(痛苦)啊!!!!!

陆晨: 姜明!!!!

【12:29】跑步声+扶起

姜明: 快逃……她来了……啊!!

陆晨: 啊!!

姜明: 陆晨,一切因果皆由我们而生,你一定要……

陆晨: 你不会有事的!到底是谁!

【12:51】打雷音

姜明: 我看到余可欣了,她……

陆晨: 什么?

姜明: 她一直在你身边,(姜赫语气)哈哈哈哈!!!余老头子!!!老子到下面也要掐死你!!!!

【13:11】飙血音

姜明: 啊!!

陆晨: 姜明!!

姜明: 逃……(死亡)

【13:21】跑步声+关门音

陆晨: (胆怯喘气)呼,呼,呼!(颤抖胆怯)我知道你在!你到底是谁!出来!!

【13:37】杯子碎

陆晨: 你在哪儿!!出来!!为什么伤害他们!!!

【13:47】摩擦音

余娘:(OS)一切因果终有报…………

陆晨: (背对着)你……你是谁……

余娘:(OS)奈何苦苦逼余…………

【14:00】倒地音

陆晨: (自我安慰)我不怕……不怕!(喊)出来!不管你是什么鬼怪!出来!!!

【14:11】环境抖动音同入

余娘: (OS)盛放的彼岸花,到底会为了谁洗血怨恨,沉溺余罪恶因果中的灵魂,无法解脱。

陆晨:(颤抖)你……你是什么人…………?

余娘: (OS)文弈、你、为何不救余……为何?!

陆晨: 文弈?我不是文弈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!

余娘: (OS)不过也好,毕竟晚上我听见了枪声……你死了,逃不了了………………。

【14:50】起身音

陆晨: (颤抖)我……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也不管你是人是鬼,我只知道,你杀了我朋友,我……

余娘: (OS)你?你又当如何呢?

【15:07】打雷音

余娘: (OS)死并非余所愿,应顺天意,该结束了,余这就弑你!

【15:25】音效:我老师教过我,做好事就要做到底!——kakuMi

【15:29】音效:噗!你真的是傻乎乎的。——喵哒

余娘: (OS,收住手,强忍泪水)你!你!不该是这样的!!(互动以下)啊!!!

余了欣:(OS)陆晨,快去灯坛点亮最后六盏灯!

陆晨: 可欣?可欣你在哪儿?

余了欣:(OS)余娘一直很痛苦,快去解脱她吧…………

【15:58】跑步声+火柴音

陆晨: 六盏,对!在这边!!

【16:09】绳子音同入

陆晨: (被勒住脖子)啊!!!!

余娘: (OS)文弈…………

【16:14】倒地音

陆晨: 咳咳咳!

余娘: (OS)余必杀你!

【16:22】铁链音同入

余娘: (OS,被捆发怒)啊!!你竟敢叛余!!

【16:31】火柴音

陆晨: (陆文弈语气)我知道,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!

【16:37】火柴音

陆晨: 我也知道,可欣一直在我身边!

【16:43】火柴音

陆晨: (陆文弈语气,以下皆是)即便你有痛苦,那我的痛苦也远远在你之上,余娘,对不起……

余娘: (OS)文弈…………是你吗?

【16:59】火柴音+打雷音

陆晨: (念)天地阴阳,驱邪缚魅……

余娘: (OS)文弈,你回来了…………

陆晨: (念)洞慧交彻,五炁归根……

余娘: (OS)你知道我等你多少年了吗?文弈!!!

陆晨: (念)百灯齐聚,七星归位…………

【17:24】铃铛响同入

陆晨: 余娘,所有的故事,都是你和我,该释怀了。

余娘: (OS)可天理不在,余不甘心。

陆晨: 愿来生再也不见,余娘……

【17:43】打雷音

陆晨: 欲童招魂、百年续命,欲血…………

余娘:(OS,打断)文弈,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你说……

陆晨: ………………

余娘: (OS)余不恨你,余是恨自己…………

陆晨: 所以你就杀光镇上所有无辜的人……

余娘: (OS)余虽有罪,但余不甘心!不甘心啊!!!!

陆晨: 事起皆有因果,他们都遭到了报应,余娘真该放下了。

【18:21】铁链音同入

余娘: (OS)余心已透,便无法弥补,即便不提,鲜血也是会溢出的…………

陆晨: 余娘,我不想这样做,转世好吗?来生不要遇见我。

【18:41】打雷音

余娘: (OS)我全都给了你,余已无憾,但是你却离开了我,(大怒)你叫我如何信你!

【18:55】大火音

余娘: (OS)欲童招魂、百年续命……

陆晨: 你做什么!!

余娘: (OS)文弈,灯坛共101盏,还差一盏,你知道还有一盏在哪儿吗?

【19:15】打雷音

余娘: (0S)在这里,是心灯…你想余灭…余便灭,今日,余成全你…………

陆晨: 余娘!

余娘: (0S)欲血灭魂,焚尽其身!!!!

【19:38】音效:今日,我得知我们可不再相见,余娘特此写下此信…………——离瑶

余娘: (0S)即便姜余成亲,但余心理一直住着,天涯海角,海枯石烂,,与文厮守终生,余已计划逃跑路线,带着父亲,带着文弈,乘船去往他乡…………

【20:08】枪声音

余娘: (OS)曾在孤独一人的世界里生活过,感受过世界上最可怕的寒冷,即使在炽烈的阳光中,都带着微微的凉意…………

【20:24】起身音

陆晨: (陆晨语气)我看到了!我看到了你们…,那封信…………

余娘: (OS)或许,我真的忘记把信封交给他了………………

【20:39】风声音

陆晨: 他一定感受到你对他的爱了。

余可欣: (OS)陆晨!

陆晨: 可欣!你……

余可欣: (OS)谢谢你!余娘放下了,那我也该走了……

陆晨: 可欣你去哪儿!她说的是真的吗?!

余可欣: 余娘死后,她将自己仅存的善意分裂了出来,也就是善良的一魄,在余可欣死后,我寄生在了她身上。

【21:12】跑步声同入

陆晨: 所以……她说的是真的。

余可欣: 再见了陆晨,对不起,辜负了你对我的爱………

【21:23】风声音

陆晨: 可欣…………

【21:31】转场——30年后

21:37】走路声同入

主播: 欢迎大家来到“古樊镇”,据说这里拥有着很久的历史文化,而且啊,这里好像曾经还出现过灵异的事情呢!大家只需动动手指,刷刷礼物,我这就带大家去一探究竟!!

【21:56】走路声完入

主播: 老爷爷,您是在这里居住吗?

陆晨: (老年)呃对。

主播: 您为什么不去城里住啊?

陆晨: 我,在等一个人…………

【22:16】走路声完入

主播: 这里呢就是曾经著名的大帅府了,大家跟随我一起进去吧!!

【22:28】开门音

主播: 据说这里曾经发生过灵异事件,造成过大火灾呢。(念)我背后有花脸?(笑)哈哈,你们吓不到主播的!

【22:43】关门音

主播: 诶?大家能听见吗?是卡了吗?大家等我重启设备,主播一会就回来!!

【22:58】音效:逼韩溢死高粱里,二十余年一命倾!秀才是非曲中人~kakuMi

主播: (同入)啊!你是谁!救命,救命啊!!!

长河里飘摇着谁瑰丽的诗篇

他至少道出梦中青涩的爱恋

而我只缄默回味惊鸿一瞥

辗转过一年又一年

我闭目亲手献上一生的花圈

睁开眼两句挽联哭无声岁月

迟来的话时间喷薄成吊唁

你是人间的四月天

永世不变


作者终言:

这个本子是业余时间慢慢打磨出来的,连后期大概有半个多月吧

感谢你们的喜欢,如果大家都很喜欢这种类型,看情况出二吧(括弧笑)


如果认为BGM下载的慢,可以加扣扣群下载:706209329

杠精请不要纠结,我写本完全佛系,我不是专业,只是热爱,谢谢大家支持!!!

本故事出现的人名、身份、地名、以及剧情纯属虚构。


 


如需录音上传以及转载,请注明作者和本子出处(划重点)

kakuMi出品,翻版必究

未经允许不得参加任何汇演,剧本授权联系QQ 503388480

喜欢的点个赞和收藏,您的支持,是我的动力~~~



 

0 评论
按热度排序
按时间排序
  • 1
刷新

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(^-^)

表情

0%

复制